殷澜

文笔不好,写作纯粹自给自足发粮

真的太喜欢薄太了(*′ ▽‘)爻(′▽‘*) 
华丽的文风与细致的细节描写把人带入到瑰丽的自创的世界里去
文字功底真的是太强大了
无法用语言表达对您的爱意ฅ(*ơ ₃ơ)ฅ\"
喜欢您已经两年啦
接下来也要继续喜欢您(ˊ˘ˋ*)♡
最后悄咪咪 @薄言小雅

【百话贺文】主神by殷澜

百话贺文
by殷澜
1.
创世的主神随手造就了一个世界。
人类的时间对他们而言宛如儿戏。
千亿年的演变生息,不过弹指一挥间的毫厘。
宇宙浩瀚,星辰蛮荒。
2.
当今世界的集权者是他们。
他们于王座之上头顶冠冕,手握皇权又执掌天下。
万物都有规律,这至高的权利总有一天将会被收回,当不知何处的野草长成参天大树后,被一举扼杀,又重演新的轮回。
新旧轮回,大道更替,传承永恒。
主神本应无所欲求,遵循天道的指令早已融入骨血。生与死尽数听天由命。天道应是更高阶的职权者。
3.
但这次的天道有所不同。
“它”生出了情感,明确自己命不久矣。
为什么呢?就这样死去。
它锁定了天道指认的新一代「主神」。
本想亲手扼杀却奈何天道察觉,只得旁敲侧击,让那人身边之人的奚落疏远将他拖入深渊,永堕黑暗自生自灭。
“你永远不会被人所爱。”
它将最恶毒的诅咒降临。
4.
但是天道,自然也有为其引路之人。
5.
“故事很精彩。”沈镜倚着墙壁,神情是显而易见的淡薄与不耐。
眼前三人是难得一见的美貌俊朗,气场和容貌都让自己感到如沐春风。
名为州一的男子笑容依旧:“我们也没有必要去欺骗一个目前毫无价值的人。”
温润如水的异装女子接道“而且你难道没有察觉到共鸣?”
兔耳的俏皮女孩向他伸出了手“我们是天道的一部分。尽管本体仍在沉睡,但游离在外的精神触丝从未懈怠。违背天道的蝼蚁,没有必要大动干戈——”
“况且,永远不会为人所爱,太苦了。”
最后的一句话沈镜没有听清。
但是他相信了。
6.
你应该也渴望关怀与爱情。
可是天道,也没有感情。
7.
沈镜成为了「假面」。
他尽力扮演着每一个角色,逃避着做回本我的「沈镜」。
几乎所有在外的人格都是拟化出的,只有在跑龙套时才获得一丝喘息时间。
久违的放松,却被人缠上了。
8.
沈镜第一次遇到因为“他是沈镜”而主动与自己亲近友好的人。
喜欢自己的性格还是相貌——这些都不重要。
他几乎从未感受到过关怀与被爱。
齐烈扬这种奇葩,他还是第一次见。
被真正不带目的性地亲近着,无论是心平气和的谈话还是示好的勾肩搭背——对他来说都非常新奇。
从未体验过的、被爱的温暖。
并非每个黑暗的地方,都需要光明。
可是,他心底的阴霾在被眼光轻柔地抚慰过后,就再也戒不掉这温暖的光。
9.
他知道自己的想法很危险。
但无论如何,他都不该与人类交好。
他们是被主神创造出的数据,降维排列后徒留一串无休止的二进制数符。
“他们什么都不算的。”
你是神明。
而他们,渺小若尘埃。
10.
被受到主神感染的人类对他生出了厌恶。
本是司空见惯,但因为某些原因他不得不走一遭。
有一次与那人“不期而遇”。而自己竟生出了隐隐的期待。
这是早有预谋的邂逅还是不经意间的回眸——?
沈镜早已无暇顾及这些有的没的。他被人以一个绝对侵略性的气场牢牢地护在里面。
“他是我罩的。”
喂...我们不过萍水相逢的点头之交。
他望进那人深不见底的眸,里面掺杂着的感情复杂而晦涩不明。
齐烈扬...呵。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奈何我已得见光明。
纵然知晓你并非温暖的阳光,你的背后可能就是万劫不复。
可是如果真的就能止步于此,时间为何还有那么多的飞蛾扑火、饮鸩止渴?
「你非阳光。」
沈镜闭上了双眼。
「是我...非要自投光网。」
有什么名为爱情的东西,在永久的冻土上萌生。一抹新绿,脆弱娇小。
求之而不得了太久。以至于每当被给予这么多时,便会不由自主地想要索取更多。
「我没有什么可回报的,除了我的爱。」
end
作者:
非常开心假面更到100话❤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话不多说,今后的路我们陪你一起走过。
以及说一下码这个文的感想...就是「一个智商为负的作者想要写出智商为100+的作者的文还是...好难啊」比登天还难。
更文难,难于上青天——
预祝假面今后越来越火!
殷澜,敬上。

【齐沈】同居三十题21-30

21.屋顶上看星星
浩瀚星河。
近年来城市污染太过严重,很少能看到如此壮观秀美的景象。
漫天星光,迷蒙人眼。
二人躺在屋顶上相视一笑。
【满天的星光照亮你我的容颜,你的眼眸在浩瀚星海中最是耀眼。】
22.一场飞来横祸
“我再也不要和你逛街了。”沈镜提着购物袋向齐烈扬抱怨。
好好购物怎么就这么难...
#论男友是影帝的悲哀#
齐烈扬笑了笑。
十字路口,人行道上的红灯终于转变成绿灯。二人说笑着踏过斑马线,忽然急促的鸣笛声传来。
目测60km/h的速度可以达到每秒十五至十六米之间。短短几秒间车子已然到达眼前。
瞳孔有一瞬的微缩,恍惚间大脑一片空白。
来自主神的、最微弱的最后一击。
完全没办法躲过去,精神思维被限制住了动弹不得。
旁边有人影一闪而过,身体传来被狠狠推出去的重击。熟悉的味道包容在全身有一瞬的浅倦与爱恋,之后聚焦了瞳孔看清了倒在血泊中的人。
“齐烈扬——”
几乎是毫无意识地跪倒在地,旁边有人群聚集在一起议论纷纷。
“好惨啊啧啧。”
“这出血量。”
“不忍看了...哎,太惨了。”
“快走吧快走吧,不吉利啊。”
有警笛长鸣,救护车的蓝光一闪一闪。
他已经...什么都不会思考了。
他跪在旁边连血迹湿透衣襟都不知道,指尖触到的皮肤已然微凉。
他颤抖着抚上男人俊逸的脸庞。
他已经死了。他的经验告诉他自己。
我...我不相信。他说服着自己,然而显得那样苍白无力。
接下来的一切都浑浑噩噩,最后的死亡通知单昭示着一切的终结。
想流泪宣泄,可是眼眶早就干涸了。
等等...我还没有认认真真地和你告白,还没认认真真地说过我爱你。
你怎么就这样...离我而去了呢。
——————————————————
恍然惊醒,看向枕边人。
枕边人因为身旁的颤动而惊醒,抱住,感觉怀中的身躯一直在轻微地战栗。
“怎么了,镜子。”
“我梦见你死了。”一滴眼泪终于流下来,没入棉被。“我梦见...你死了。”
“我爱你啊,齐烈扬。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你了你知道吗?”他混乱地组织着语言,翻过来倒过去总是我爱你三字。
齐烈扬抚上少年的后脑,给了他一个绵长的吻。
“我知道。世界上也没有人比我更爱你了,沈镜。”
——————————————————
确认平行世界宿主身体死亡。
是否重新来过?
【是】【否】
【是】
机体传送中。
23.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我说...如果你没遇到我,齐影帝会不会有一个孩子呢?”沈镜突发奇想,问到。
“大概不会吧。”齐烈扬思考了一阵,之后绽放出一个耀眼的笑。
“不如我们两个来生孩子吧沈镜。”
“???齐烈扬???等等??”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中
窗外电闪雷鸣暴雨倾盆。
灰色的云朵酝酿着巨大的风暴,窗外呼啸的风声叩击人耳。碗口大的树也被吹的歪斜在了一边。
沈镜站在落地窗前良久。半晌悠悠开口“我们大概是没办法出去了。”
好可惜啊...难得的休假。
“没关系。”齐烈扬回答,“我们可以做一些爱做的事情。”
“什么?”沈镜没反应过来男人话中的深意。
但他很快就会反应过来了。
25.喝醉
沈镜从不喝酒。
他讨厌辛辣且怪异的酒味。
即使是啤酒或红酒都很少喝。
有一天齐列扬忽然来了兴致想看看沈镜喝醉了是什么样子,于是半哄半灌地就真的把人灌醉了。
沈镜迷糊了一会儿睁开眼睛。
齐烈扬看着人冷静得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不免有些失望,难道是没灌够?
“齐烈扬。”少年经过酒浸润之后的嗓音并不沙哑反而带上一丝水润,“齐烈扬。”
“?”齐烈扬俯身看坐在床上的人。
“我,沈镜,今天宣布要娶你。”沈镜笑容晃得人睁不开眼,“今天,沈镜和齐烈扬,正式宣布成为合法夫妻——”
“你愿意嫁给我吗!!?”
“...”齐烈扬惊诧。
不满与恋人的沉默,沈镜加重语气又说了一遍:“你愿意嫁给我吗!!!?”
“愿意。”齐烈扬吻上少年的脸。
是嫁是娶...无所谓。
不过,小镜子喝醉了之后真可爱。
齐烈扬暗搓搓地想。
以后...大概可以再灌醉了来一次...吧?
26.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齐烈扬你给我洗碗!!!洗碗!!!”
沈镜在厨房看着一堆盘子。
“...我参与了做饭可不可以不洗碗...”齐烈扬弱弱地抗议。
沈镜一个眼刀飞过来。
最后...齐影帝还是乖乖的洗碗了。
【感觉写他俩打一起了怪怪的,就这样吧】
27.穿错衣服
“沈镜...”x看了沈镜很久,试探着抛出一个话题,“你的衣服...有点不对劲?”
沈镜低头看了眼身上的衣服。
...有点大。
闻了闻,确定了是自家恋人的衣服。
“...”沈镜默默地把话题无视掉,“大概是穿错了。”意思含混不清,有点暧昧的成分。
x被塞了一嘴狗粮。
28.一方受轻伤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沈镜看着男人手臂上的血口,心疼得放也不是摸也不是。
当事人倒是很淡定“没关系,包扎几下养几天就好。”
沈镜对于齐烈扬的这种态度非常恨铁不成钢“这是你的身体!你要爱护好它!”
熟练地清洗,上药,包扎,打结。一气呵成。
29.意外的求婚
沈镜在收拾东西的时候看到一个很精致的小盒子。
...我怎么不记得原先家里有这么一个小盒子。沈镜想着。
正巧,他捧着盒子端详的情景被齐烈扬看见了。
“我可以打开么?”
“...等等。”齐烈扬把盒子拿出来,暗自下定了决心,清了清嗓子,把盒子中的东西拿了出来。
...是光华璀璨夺目的钻石。
齐烈扬少见地紧张:“沈镜,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那个,你愿意嫁给我吗?”
在卧室,床上凌乱的床单还暗示着不久前所发生过的事,一点也不严肃圣洁。
喂,太不严肃了好吗。
沈镜微笑:“我愿意。”
愿意啊,很久之前,我就愿意了。
30.滚床单
一天,齐烈扬抱着沈镜,两个人一起在床上滚来滚去...滚来滚去...
【正经的作者不会写嘻嘻嘻】
后记
发到LOFTER上,没想到有人喜欢。
文笔尚且稚嫩,你们的喜欢是我不断前行的动力。
谢谢喜欢。

同居三十题【11-20】

11.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沈镜。”齐烈扬看着浴室内的场景,沉吟半晌后叫出了恋人的名字。
“干嘛。”斜躺在沙发上的少年挑眉,腰肢弯出一个美妙的弧度。

“...为什么你要把所有瓶瓶罐罐摆得这么整齐...”齐烈扬无语扶额,“你这样弄得...有点紧张。”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好词来形容这种感觉。
少年眸光暗淡了一瞬“啊,大概是强迫症吧。”

齐烈扬自知失言。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所经受的经历可不是什么好事,有些心理障碍也是就此烙下深深的、永不磨灭的痕迹。
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

“没有啊,挺好的,整整齐齐的。”齐烈扬打了个哈哈便搪塞过去转身洗澡。
出浴,冷不防撞上了一具微凉的躯体。被环抱着,齐烈扬有点惊讶。
“...你别讨厌我啊,你别不要我啊,我现在只有你了啊。”
这样的心情几乎就写在眼前这个环抱着自己的人的脸上。

齐烈扬微微俯身吻上对方的唇。

这样的心情...
“小镜子,我们来做些有趣的事情吧。”

一夜笙歌。

12.关于宠物的话题
“你想不想养些宠物啊?”沈镜有一天刷着iPad忽然问,“比如猫啊狗啊什么的。”

如果我们都是普通人,你会喜欢这些东西吗?
“啊,这个啊,我们家已经有一只了。”齐烈扬笑。
“?”沈镜不解回眸。
“你啊,沈镜喵。”
“!!!!”
13.一方卧病在床
很难想象齐烈扬也会有生病的一天。
沈镜端着毛巾和水,感到一丝不知所措。
啊,以前生病...都是怎么过来的?

自从做了这一行,自己就很少生病,也很少照顾别人。
齐烈扬这样,真的有些棘手啊。
“嗯...”男人发出浅浅的鼻音,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些什么,沈镜连忙附耳细听。

“小镜子...”
“啊,我在。”沈镜慌忙应答。
“我爱你。”

沈镜怔了一瞬,男人果真是烧糊涂了。
刚才心底晕开的喜悦一定是错觉。
“我也爱你。”他最后轻轻地回答,吻了吻男人的额。

14.午睡
两人很少浪费时间去做这样的事情。
但是...
清风和煦,阳光微醺,花香袭人。
这样的午后,就都有些困倦了。
床上的二人相拥入眠,呼吸浅倦地交织在一起。
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15.帮对方吹头发

沈镜刚洗完澡,齐烈扬在一边看着少年,注意到了还湿着的头发。

“我来帮你吹头发吧。”齐烈扬拿过吹风机,手指插入少年的发丝中。
发质很软。

他漫不经心地想着,一直瞅着沈镜的脸。
我媳妇怎么这么好看...

沈镜都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齐烈扬你好好吹。”别总盯着我看啊。
发丝很快被烘干,齐烈扬收了吹风机,手指很自然的与沈镜的手指交缠在一起。

十指相扣,携手一生。
沈镜的脑海中忽然浮现这么一句话。
啊...真是喜欢眼前这个人啊。
他想着,心脏跳的有点快了起来。

16.出浴后的怦然心动

出浴的少年赤裸着身子,只在身上松松垮垮地系了一条浴巾。水珠顺着精炼的胸肌划至小腹在滚落进不能说的地方,齐烈扬喉结微微一动。

“...沈镜。”
“嗯?”少年回头,纤细的腰身扭出一个诱惑的弧度,偏偏本人还不自知。

齐烈扬觉得今晚不把人吃到嘴自己就不是男人。
“来做吧。”
“!!!”沈镜红了脸,男人很少说这么直白坦率的语言。

但是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更多了。

17.庆祝某个纪念日
“生日快乐!”回到家中,沈镜听到男人的声音。
沈镜眉宇微松。
与男人已经一个半月没见,心底的思念早已满溢。

完成任务的日子还正好是自己的生日呢。
他笑笑“谢谢。”

男人突然大步走来,手指扣住少年的后脑,一个绵长的吻就这样开始了。
他一边吻一边把人往怀里带,最后...
政府不让说了。
18.离家出走
就算是再恩爱的人也会有摩擦。
沈镜忘了自己是怎么和齐烈扬吵架吵成这样,吵到自己疯了一样跑出来,到这个自己都不清楚是什么的地方的。

大雨滂沱。

少年在车站的避雨棚下站着,看着雨帘在自己面前飞速流淌。
雨越来越大,尽管已经站得离外面很远,可是雨丝还是溅到了裤脚和鞋子。

外面没有一辆车行驶。
啊,是挺偏远的地方吗。
他漫无目的地乱想。
自己是被抛弃了吗。
像是被家人抛弃了一样...
假面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恋爱使人智商下降。
他苦笑了一下。
...等雨停吧。

他有些困倦地闭上眼睛,脑子有些混沌。
...好巧不巧,居然发烧了。
过了也不知多长时间,少年忽然被人拥进怀里。

“镜子,我错了,你别害怕...我以后不会跟你吵架了..”男人有些语无伦次,“我终于找到你了...”

啊,有人来了。
是他啊。

沈镜听到熟悉的声音,强打着的精神立刻松懈,在齐烈扬怀里安心地睡了过去。

喂,在给我点时间我才会原谅你啊。

19.接对方回家
机场候机厅。
沈镜挤在一群吵吵嚷嚷的人中间,有些不爽。
“啊啊啊齐宝宝齐宝宝——”
有女孩子在远处尖叫。

沈镜笑了一下。
然而我男人并不是在这里下车的呵呵。

“你来接我了啊。”齐烈扬有些意外。
“是啊,走吧。”沈镜微笑,自然地拿过了一个行李箱。

20.一个惊喜
好想他啊。好想他啊。好想他啊。
他今天就回来了,太好了。

沈镜就等着齐烈扬回来的时候呢。
门被打开,齐烈扬看着做好了一桌的饭菜。

少年在一旁笑的温暖。
“欢迎回家。”

同居三十题【1-10】


1.相拥入睡

每次齐烈扬看着怀中沉沉入睡的人都会莫名感到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他吻上少年的头发,虔诚得近乎类似朝圣。
少年不满地嘟囔一句什么,睁开迷蒙的眸,看清眼前人便复又睡去。
齐烈扬唇角勾起一抹微笑,抱紧了沈镜。

“晚安。”

2.一同外出购物
沈镜推着购物车,一旁的男人带着口罩风度翩翩,狭长的眸子里笑意满盈。
“啊啊啊啊啊啊啊齐烈扬啊啊啊我喜欢你——”斜刺里飞快冲出一个少女,眼里的狂热让人暗暗心惊。
“...”二人拔腿就跑实在不想惹出太大事端。

回到家中,沈镜“...和你出去一趟真麻烦。”
齐烈扬“:D”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沈镜咯吱咯吱地啃着薯片,电视荧幕上的光打在少年脸上有些微的诡异。
“你怎么突然想起来找我看这个。”他半晌扭头,对上了一直看着自己的齐烈扬的目光。
“...啊,增加感情,促进发展...”齐烈扬干笑一声。

...才不会说是想看看小镜子的另一面之后好安慰之后啪啪啪啊。

齐影帝惆怅地想。

4.一方的起床气

齐烈扬推推沈镜“沈镜,起来了。”

沈镜猛的睁开双眼,刚想给来人一个肘击,却又在看清是谁后作罢。
少年的语气难得带上了不爽“啧,让我在睡会。”

齐烈扬看着复又倒下用被子蒙住头的少年“...”

5.做饭

“没想到你居然会做饭。”沈镜一边炒着菜一边对正切着肉的齐烈扬说。

齐烈扬笑而不答。

饭做好后,香味飘满整个屋子。二人相对而坐,满室温馨。

沈镜从来没体会过的感觉,都是前面这个人给的。无论是家的氛围,被爱、被需要的感觉,还是能让自己心动的感情。

“齐烈扬。”他突然就想说些什么。
“嗯?”男人执箸回眸。

“我喜欢你。”

6.大扫除

围裙勾勒出少年细瘦的腰身,阳光下一滴汗水坠在鼻尖。

齐烈扬光顾着看美人,美人气势汹汹“齐烈扬你给我起来擦柜!”

于是我们的齐影帝就只好去擦柜了...

7.翻看过去的照片

齐烈扬看着少年过去的照片。
这么多年来...真的是辛苦他了。
心里有些微的刺痛。少年笑的干净温暖。
真是心疼眼前这个人啊。
真是喜欢眼前这个人啊。

8.相隔两地的电话

“喂。”沈镜接通电话,眉梢氤氲开一抹喜色。
虽然极浅极淡,但还是被X捕捉到了。

...男大不中留啊。她笑笑摇了摇头。

现在,她还依稀记得那年,男人把自杀未果的少年抱回家的情形。

“你什么时候回来?”那边的男人询问。
“快了,就快了。”沈镜漫不经心地回答。
“我想你了...你有想我吗?”

沈镜怔了一下。

“有想我吗?”
“...嗯。”

9.早安吻

恋人有起床气可怎么办。
齐烈扬对此十分苦恼。

于是有一天,他冒着被恋人毁容的风险,吻住了少年。

少年猝不及防地被亲吻,吓了一大跳,狠狠咬了下去——
还好没伸舌头,只是浅尝辄止的一个吻。
沈镜慢半拍地反应过来,连起床气都忘了,光顾着害羞。

白皙的面颊上晕开一抹红色。

我家小镜子真好看啊。齐烈扬心满意足地笑。

10.替对方挑衣服

要到男人的生日了。

沈镜默默地想着给他一个惊喜,别别扭扭地去品牌店买了衣服。
反正他有的是好衣服,自己的也不会看得上。
于是听从了白姐的建议,选了一个风衣。

男人回到家中,就看到少年递过来一件衣服。

“送你的。生日快乐。”沈镜想了想,最后吐出了几个干巴巴的字眼。
“...谢谢。”齐烈扬笑。

自己的真实生日未被记录在案。所以,自己是在踏上一条不归路后第一次收到生日礼物呢。
他吻了吻少年的脸。